WFU

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想想,遠鄉的父母健康


本圖為兩份鈣粉 ( 750 mg ) + 120 c.c 冰水泡成的等滲透壓飲料,味道近似於檸檬汽水~


認識我久一點的朋友都知道,我老媽是個比較多疑、容易操心的人。

剛剛她打來劈頭就問一句:「楊智鈞,你拿給我吃的鈣粉裡面是不是摻嗎啡?」

「怎麼了嗎?」我其實也習慣了,冷靜的回答是最好的策略。

「因為我吃你那個晚上馬上就睡著、然後手指也變得很靈活、跪著念經腳也突然不會麻啊!吃好X多的就沒這麼有效啊!」

「喔」我回答,心裡盤算著,東西不是吃飽就好,重點是吸收多少

「我拿給你的吸收效率高、效果快,就這樣而已」

「好吧,一次多寄幾瓶回家啦,每次都只拿一兩瓶,爸爸都捨不得吃」

--
常年在外地打拼,家裡即使有點問題(短暫回臺北也寧願住旅社),畢竟老爸老媽身體也要顧,除了寄錢,我還真不知如何與父母和解相處...很高興這平凡無奇、也還真不平凡的鈣粉有幫我一把,我敬「你」一杯!

至於你問我,你需不需要每天也來上一杯,補充鈣質,那就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