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5年9月3日 星期四

一個例子秒懂DRG制度!


作者:楊智鈞 心臟外科醫師

萬芳醫院外科部副主任-心臟外科李紹榕醫師作為代表,去健保局開會回來之後的心得。健保局表示:『錢就這麼多,你們自己分,吵的贏就拿走,不出聲和吵輸的別怪我。』(全文連結)

DRG制度,全名為 Disease Related Group,疾病診斷相關分類群,是根據診斷把一個病的全國治療費用取平均值,定為套餐一口價。很難懂嗎?沒關係,我換個方式講。

我用日前在高雄電台接受專訪中所舉的簡單例子說明:有一天囧政府想訂出【造橋套餐價】,於是把五年內台灣所有鋪橋花的錢算出一個平均值,假設是2億,好,現在以後包工程造橋都只能申請兩億,不管你造的是跨海大橋、跨濁水溪的橋、還是你家旁邊小水溝的橋。

再來,全國各項工程預算是一塊大餅,一年 100 億,不能多了,你們造橋部、鋪馬路部 ... 各部門自己去分,『錢就這麼多,你們自己分,吵的贏就拿走,不出聲和吵輸的別怪我。』

這就是健保局的回答。


人性弱點:你怎麼選?


現在你是建設公司,不論蓋什麼橋都申請兩億,你會選什麼橋蓋?你會用什麼建材

DRG上路,同樣診斷,高風險、複雜、花錢的病人,就算醫師有良心願意收,醫院也不願意賠錢買單,他們用罰扣薪水來處罰賠錢治病的醫師員工,重病、真正需要治療的病人求助無門,被踢來踢去,成為醫療人球。

你以為拒絕你治病的是醫師,其實是醫院、其實是這個國家。


殺人放火金腰帶,造橋鋪路無屍骸。

表面最民主的國家, 走的卻是最社會主義的醫療制度,挑起的是白色力量彼此間內鬥虛耗。重症醫師面臨外在困局(健保 / 評鑑制度)、內心煎熬(高耗力耗時工作)的夾殺之下,壓碎瀕臨破裂的醫心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失去戰鬥的理由】- 病患的不諒解。

身為一般民眾...

健保制度崩壞,我們不能幫忙付薪水給醫師;
耗時耗力工作,我們無法代替重症醫師看病。
但我們絕對給的起的是一顆溫暖體諒的心,不浪費資源、不無理取鬧、明白醫療有其極限、醫師最終是人不是神。

因為,急重症醫師逃亡、外科醫師大滅絕(影片連結點此)、醫療人球開踢,最終受苦的還是民眾自己。

最近老是碰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病人,醫生當的實在有點無奈沒力,希望所有讀者行善祈福,助己助人。


2 則留言:

yugene 提到...

寫得真好!拍拍手!

其實你我都知道問題在哪裡?可是為何主管機關不處理呢?
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有那麼難嗎?
為了制度的長遠,如何取捨很明顯!

背後的利益團體真的是撼動不了嗎?

chris (boer) 提到...

是你我没有走上街頭……還在犧牲自己的生命財產為這政策背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