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4年2月26日 星期三

A chance to live

A chance to live.

"學長, 有個OHCA, 想請你來評估要不要放葉克膜"
清晨六點, 接到學妹的電話, 匆匆下床, 隨便套了衣服便往急診衝去.

OHCA, 全名out hospital cariac arrest, 字面上意思是"院外心臟停止". 簡單講, 就是不只一腳, 而是兩腳都踏進鬼門關的人. 

CPR (心肺復甦術)的黃金時間是30分鐘, 小時候我們都習慣壓了30分鐘以後, 鬆一口氣, 去跟家屬說, "以經急救30分鐘了, 沒機會了"

但是現在, 我們有葉克膜 (ECMO)
邊CPR邊裝葉克膜, 叫做ECPR. 用機器取代心肺功能, 恢復器官供血, 保住軀體, 讓醫生有時間找病因, 治療, 跟死神搶靈魂. 他們說, 這樣的病人, 若在CPR 30分鐘內放上葉克膜, 有30~50%的成功率, 可以恢復到出院.

很令人振奮, 不是嗎?
但他們沒計算的是, 病人被發現arrest, 到CPR開始的時間.
你不能拿一具死透的屍體來CPR 30分鐘, 裝葉克膜, 然後還跟家屬解釋有一半的機會回魂.
起跑點不同, 是的確會輸的.

病人從轉診醫院過來, 到CPR開始, 已經超過兩個小時了... CPR又已經進行半小時了...

我還是啟動ECPR程序, 切開腹股溝, 裝上葉克膜.
勾了導管, 果然是CAD III. 而且, lesion鈣化相當厲害, 導管治療很困難...

"要開刀嗎? " 我問家屬, 10來個人, 男 女 老 幼都有
"開了,有沒有機會醒來?"
"機會不大, 休克太久了, 大概二 三十%吧.."
其實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這比例已經是高估了..
"我們就是給他一個機會" 我說

年輕的一輩想拚, 老一輩的婆婆 (太太) 卻於心不忍, 想讓病人好走.. 最後是沒開.

"智鈞, 我覺得你們ECPR要慎選CASE, 不然來10個裝10個, 只怕你會掛11個! 信心崩潰的"

ECPR的stradegy的確有必要再詳細研擬, 但是我想,
we're not playing god, we offer a chance to live.

so, 裝吧!

2014年2月25日 星期二

信任

「智鈞,聖瑪有個typeA IMH 要轉來,你可以嗎。」

門診尚未結束,我就接到急診學長打來的電話。 

所謂IMH,是intramural hematoma的縮寫,主動脈夾層繃裂血腫,雖尚未造成剝離,卻一樣危險,一樣要趕快開掉。

「可以,讓他來!」
禮拜一是我固定回台中總院上刀的日子,昨天第二台病人心臟差,忙到深夜,凌晨三點多開車回嘉義的路上,兩眼昏花,在西螺休息站昏睡到早上八點半的今天,還在回血的今天,聽到有IMH這種好吃的刀,依舊精神抖擻。

為什麼好吃?因為主動脈尚未真正剝離裂開,內膜相對完整,好縫。
「小雯,幫我關診。」
「蛤?為什麼?!」
「要開急診刀了。」
「是哦!那剛剛說的冰淇淋咧?」
「哈哈,下次吧!」我微微笑了一下,便信步來到急診。

「學長,病人來了嗎?」
「智鈞抱歉,轉去嘉基了⋯」
「轉走了?那一開始還問我們幹嘛?」
學長拍拍我的肩,笑了一笑
「智鈞哪 我告訴你,這邊的民眾,除非走投無路,要不然是不會來我們這裡開的。 八成是病人或家屬要求的啦。」

這是一個醫院長期形象的問題,嘉榮也曾是嘉義地區扛霸子,但在舊時幾位長官英明的領導下,逐漸失去民眾信任。建立信任感需要不短的時間,重新奪回則要更久。

「那也自然,好吃的IMH,大家都搶著吃,要是聽到那種rupture、tamponade、又shock的,就會推說什麼沒床、或是沒開刀房之類的理由了。」我指得是上禮拜我們開的那個。

「對了,那你上禮拜那個開得怎樣?」
「ECMO拔掉,心 肝 腎各個器官功能也恢復了,原本缺血的左腳bypass後也很好⋯ 就是沒怎麼醒⋯」
「很厲害了啦!本來我以為一定死掉ㄟ!」
「CT 說是分水嶺一些小中風,神內說還有機會啦」
「拜託,那個shock那麼久,這樣已經很厲害了啦!」

是啊⋯確實,如果加上心包膜剛打開主動脈就炸掉,開得下來,回復到這樣已經算不錯了,只是,沒能醒到有知覺,就好像沒能把病人的靈魂拉回現世,對病人來說,無疑是一種殘忍的禁錮⋯

今日暫且無事,找了中醫推拿了一下緊繃痠痛的脖子,今天就暫且先睡一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