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9年10月30日 星期三

藉「病」裝瘋? 喝酒有酒品、生病也有「病品」



護理師是很辛苦的。重症單位、加護病房的護理師尤其辛苦;如果面對的還是體重超過自己兩倍半的病人,那簡直就是地獄了。

日前一位主動脈剝離手術的病患,體重 100 多公斤,從外院胸痛、休克、插管被轉過來,我們只花了五個小時就完成手術。術後病人醒轉的很快速、迅速脫離了呼吸器,短短 24 小時不到,前一腳還在鬼門關前徘徊、後一秒已經在吃冰淇淋了(家屬買進來的,我也稍微通融了一下)。

不料,過沒多久這個病人就開始不太配合,除了大聲吵鬧之外、手腳還不停大力拉扯保護性的約束帶、氧氣面罩。負責照顧的護理師小花一個班次下來腰痠背痛,到最後告訴病人:「我知道你生病不舒服,可是不管怎麼樣,我覺得人要互相尊重。」說也奇怪,病人真的就很乖了。

小花之前還有被其他病人一腳踹傷顴骨的經驗(面部飛踢)。其實,在我 15 年的醫師生涯裡,什麼誇張的病人都有:大吼大叫的、打人的當然有、另外還有有唱「歪歌」的(就是以前歌廳秀會改編的黃色歌詞台語歌)、有鹹豬手偷摸護理師屁股的。

你說,楊醫師,我知道有一種症狀叫做「譫妄症」啊,就是重大手術後的神經失調啊,你怎麼可以怪他們呢?你說得沒錯,但相信我,即便他們之後大多否認、或者聲稱「忘記」在加護病房做過什麼事,我大概還是可以從他們的眼神、表情看得出來,誰是真的忘了、還是害怕承認想起來。



你酒品好嗎?


你一定聽過喝酒有所謂的酒品:指的是一個人在理智大腦鬆懈的狀態下,能否做到最基本的自我把持、或是放任理智斷線、化身野獸。

生病,我認為也有「病品」:意思是在生病開刀、住院不舒服、手腳被約束、麻藥未完全退消的狀態下,能否忍耐治療暫時伴隨的不舒服、進而做到對照護人員的基本尊重。


沒有任何醫護人員「理所當然」應該照顧你


我每次看到網路上有人留言:「醫護人員抱怨什麼?這不是你們的工作嗎?不喜歡做就不要做啊。」就覺得很有趣。

有趣的點在於:的確,不喜歡做就不要做不是氣話,而是正在發生的事實。

說穿了,醫護人員從來沒有欠你什麼,也沒有任何事情是「理所當然」該做的,當初我大可以拒絕轉診急診刀、而且完全合法,理由?多得是:手術室沒空、醫師沒空、加護病房沒有空床...(很多醫院就是這樣做的),手術團隊都是半夜加班出來開刀的,護理人員更是許多都收假加班、加時數、加床出來支援的。

這是一個沒有人愛做、CP 值很低的工作,大家都是做功德的。我給自己的目標規劃是最快五年後就再也不開這種急診手術。我有醫師朋友已經財富自由、年紀輕輕就把診所交給別人處理,自我贖身成功。護理師更快,兩年合約到期、 80 % 都會離開。

別誤會,做這行,當然還是有濟世救命的熱情,但作為病人,請讓自己做個直得被救的人。

如何在生病不舒服的情況下把持自我?三點小建議:
1. 平常喝醉的時候鍛鍊酒品
2. 開刀「剛醒來的時候會不舒服」,不斷默念『我要維持基本做人的道理與尊嚴』
3. 家屬請幫忙安撫病人、鼓勵病人配合。(而不要反過來為難醫護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