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4年5月22日 星期四

莫道人短。

《本篇鎖朋友》

有人開的刀,腹股溝一個小傷口,術後大出血,這是第三包了。

我幫忙安排緊急探查手術,縫合掉出血點,並對看來較脆弱的股動脈縫合口,重新整理,做幾針加強,順利處理掉這個麻煩。 

結果,他事後查看我所寫的手術記錄,對內容頗有意見,強迫我要更改,甚至連手術碼都要我換掉,並且到處散播,逢人就講。

我想他大概搞不清楚,誰才是主刀醫師,而且忘了自己根本沒上這檯刀。


並不是說我們自己關的傷口就不曾出問題,但如果誰幫我擦了屁股,我會感謝他save my ass,甚至買飲料請他喝。


有人月領爽爽保障薪,卻每個月暗自幫我這個下鄉公費生計算我開了幾台刀、可以領多少錢。並且把不實的誇大數字逢人就講。我懶得一一澄清,只有在一次必要的時候,一條條算給科主任看。


有人到處嚼小舌,批評我的處置如何如何,在我面前卻只說:「智鈞你做的不錯。」


你說那我怎麼知道?

當然是許多人告訴我的。


所以我們處理事情都很小心,人家問我:「楊醫師,為什麼你做OO動作這麼快,他OO都要做那麼久?」(OO 請填入任何你想得到的procedure)

我都回答:大概他那個case比較麻煩吧。你僅大可說己之長,卻切莫要道人之短。


年輕時候,張燕主任告誡我:「要能夠懂team work,這不是那麼簡單,真正懂team work的人要能跟頻率不對的人也能合作。」

我牢記於心,所以我儘量對閒言閒語不予理會,仍是給一個尊稱,尊重你的意見。


希望他也能重拾團隊合作的意義,給別人尊重,給自己尊重。



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High ligation, 右腳靜脈曲張

《傳統技藝》抽腳筋。靜脈曲張

30公分的直線距離,蜷曲蟄伏55公分,近兩倍長度的血管。 



2014年5月20日 星期二

forearm looped AV graft






『作例』radial-cephalic shunt 進血端狹窄

表現:洗腎機引血時管路抖動




「本日作例1」

表現:洗腎時引血端管路震動

懷疑:入血不足

診斷:近端靜脈狹窄

處置:氣球擴張

灶:proximal cephalic vein 狹窄














處置:氣球擴張

2014年5月2日 星期五

[回想一下, 最近有沒有什麼好事發生?]

[回想一下, 最近有沒有什麼好事發生?]

楊斯棓兄所言不虛, 陳彥宏的這本 [500cc的空氣, 值多少錢?] 是一本充滿亮點的書, 其中有一段小故事, 敘述作者在静靜傾聽一位衰事不斷的女子大吐苦水後, 反問她一句: "我知道了, 那能不能請妳回想一下, 最近有沒有什麼好事發生?"

我闔上書本, 從診間桌上抄了張白紙, 開始試著回想並寫下最近發生的"好事":

昨天的病人最後終究沒能過關, 一如所有人的預期. 仔細一想, 還是有收穫:
1. 我證明我的想法與做法, 在瓣環以及心房壁被細菌吃爛的情況下, 還是可以完成瓣膜置換, 行得通! (雖然不是我主刀, 但混外科的都懂, 某些狀況下, 第一助手比主刀更重要)
2. 看看別人, 借鏡自己: 難控制的感染, AV block等種種跡象, 應該提早想到是瓣膜性心內膜炎, 若換做是自己的病人, 要能夠早點發現介入, 或許有機會.

Tsai-Jung Wang阿彩下午臨時call我要拔Hickman(一種半長期的洗腎導管), 本來覺得她很煩, 了解一下, 發現是自己2月做的瘻管(AV shunt)血管已成熟, 可以洗了, Hickman不需要了所以可以拔了.1/1開始下鄉至今, 大小瘻管, 人工血管約莫做了30個, 可以follow到的範圍裡, 還沒有primary failure的case. Hickman的拔除病患群也開始改變, 從起初多為infection, 塞住不通的, 到現在慢慢轉為血管成熟, 不需再靠Hickman洗的. 這樣的回饋對於信心度的幫助很大.

昨天打去大林慈濟的呼吸照護病房, 問一個轉過去的病人狀況如何.
當時, 急性主動脈剝離, 心包膜腔血腫, 心臟被壓的動彈不得, 在急診已是休克狀態. 鋸開胸骨, 心包膜甫一剪開, 主動脈當場炸裂... 浴血搏鬥27小時, 加做下肢動脈繞道手術, 裝上葉克膜. 數後肝指數一度800多, 心肌酵素也很高, 腎臟不用說, 要靠洗腎才行. 腦部斷層也顯示有分水嶺中風. 沒辦法, 畢竟休克太久.
在我們的努力之下, 心臟功能好轉了, 葉克膜拔掉了, 肝腎功能也漸漸恢復了, 不需洗腎了, 剩下需要長期呼吸照護的問題. 於是轉到大林慈濟.
大林那頭告訴我: "病人早就順利脫離呼吸器, 轉病房囉!"
我非常驚訝, 繼續追問: "那...很清醒嗎? 四肢功能呢?"
大林: "醒的, 只是有一邊手腳比較無力"
我: "那他轉去哪個病房, 你可以幫我轉過去嗎?"
大林: " 我幫你看看...他已經出院囉! 沒這個病人了!"
一個當初如此危急的病人, 竟有一日能出院返家. 實在不可思議.
感謝天! 而如果一切重來一次, 我一定能做的更好!

禮拜三主動脈瘤+髂動脈狹窄的86歲病人, 有點吸入性肺炎, 今天也順利拔管了, 兒子說, 他老爸腳的溫度變溫暖了. 是的, 我的心也是.

另一個從直腸外科接手, 冠狀動脈嚴重狹窄, 當初卻因大量胃出血不斷延後繞道手術的病人, 繞道手術成功, 放了小腸管順利恢復營養, 做了氣切, 每週更換管路...雖然正中胸骨傷口有點感染(今天又進去清了一次, 看起來肉有機會長起來), 不過病況漸漸穩定, 病人也清醒過來了. 兩個月來團隊的辛苦照顧總算看到一些明顯的成果

這些所有的事情, 如果換個角度, 都會有它麻煩 累人 討厭 想放棄的那一面.
也會有生氣 不愉快的事
但是我可以選擇這樣看, 選擇記下好的 正面的部分
選擇相信機會 相信自己

謝謝思棓兄推薦的一本好書, 也推薦給你.
然後, 你是不是也試著回想一下, 最近有沒有什麼好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