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心得一】一直被陰:活在巨塔裡的人




人們喜歡用「白色巨塔」來形容醫療體系,如果你上網搜尋關鍵字的話,那些巨塔的照片,通常還都會配上一片濃密罩頂的烏雲。



灑在我臉上的是...


一天夜裡,我跟總醫師在開一台緊急冠狀動脈繞道手術,那已經是我連續第三天沒有離開過醫院大樓。接近清晨的時候,一通電話打進來手術室,說加護病房的病人狀況有變,需要緊急裝葉克膜!

『學弟,這邊暫時還好,你趕快先過去處理一下吧!』總醫師示意我先下去處理,我很快地脫下手套,飛奔至加護病房,用最快速度裝好葉克膜、又花了點時間穩定病人生命徵象後,正準備再趕回手術室,碰巧發現加護病房的戶外逃生門半開(當時加護病房在四樓),從外頭透進一道曙光,原來,已經五點半了阿。

我推開門走出去,一道橙金色的曙光灑在我的身上,我已經整整三天不知晝夜更迭,此時我任由曙光加熱吹了三天冷氣的身體,我不禁閉起眼睛:『多麼浪漫啊,心臟外科醫師』我心想:『有一天就這樣戰死沙場也無所謂吧!』

這一天清晨,這個在樓頂,頭腦被太陽照得發熱的 25 歲小夥子,7 年後將會發現,此時該灑在他臉上不是浪漫的朝陽,而是狠狠打臉的一巴掌!


被完全剝削的 bull shit


打從你訓練結束、考取職照,成為專科醫師之後,你在組織中的價值就不在是醫術本身了。你開始發現,某些你所景仰的老師,把你當作他政治操作的棋子,卻以替你著想的條件包裝,甚至根本沒有條件。

如果你曾經是醫學中心剛拿到專科執照的醫師(不是醫師的也可以去問問當醫師的朋友),一定對下列情景並不陌生:

當初他們跟你說,急診室、加護病房缺人,請你去『暫時』去頂一下那兒的人力,於是你一蹲就是幾年,再也回不了本科,甚至,人家還禁止你做你本科的手術。

『輪值急診還開刀,是要致病人於危險嗎?』扣你大帽子,是他們的強項

或者他們跟你說,請你去分院支援,run 個一圈就讓你回來,『都是要去歷練一圈的』,結果你發現,你永遠回不去了。

你以為你只有一條路走,因為他們告訴你,『我當年也是 ooxx 過來的』,他們沒告訴你的是,你只有一條路走,一條只對他有幫助的路,這其實是一場絕對不公平的談判,一場他們全拿、你還說謝謝老師的談判。

巨塔只是一種體系的象徵,其實大多數人的職涯都是這樣成長的:年輕的時候努力工作、學打磨職場專業技能,看著職場中的前輩榜樣、心想總有一天我也要像他一樣,然後不斷努力擠身往上爬,盼望能夠獲得提拔。

你我原都是某種巨塔裡,毫無籌碼的輸家

外頭,就安全嗎?


於是我決定離開巨塔,但我很快地發現,荒野上的廝殺更加現實殘酷,我發現,『與人交涉的能力』、『尋找真正目標並達成』的能力是我最缺乏的,從巨塔裡走出來的專業人士,缺乏這兩項能力,無異於沒穿衣服暴露在荒野中,任人宰割。

因此我開始求知若渴般的學習來增強自己的能力,我買了許多談判類的書籍、網路文章,聽演講,甚至整理了一些方法應用在職場以及與人交涉上,有時候有點用,大多數的時候卻沒有太大效果。

而且,如果你有針對某一主題特別研究的經驗,你就會發現,他們之間很多理論跟說法是互相矛盾的,甚至一本書自己頭尾也會矛盾;另外,很多解法在書中你感覺拍案、現實應用你只會感到唬爛,理由是:很多書中舉出的案例,即便是真的,也只是特例,引申出來的方法根本不是通用原則,是行不通的。

這時候,能碰上一個『關鍵貴人』就很重要了,他至少必須符合三種條件:

1. 通曉各種談判兵法、並有豐富實戰經驗而非光說不練

2. 能夠化繁為簡,課程有種、有趣、有料

3. 報名費還很合理



Alex 鄭志豪就像是我夢寐以求的 Mr. right 般出現了!至於有多精彩、實用,可能只能請你親身到課堂上領略了,前提是如果報得上的話(Alex 鄭至豪的談判教室臉書頁連結),之後的文章裡,我將分享課程中印象最深刻體悟:談判觀念的三破三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