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6年6月18日 星期六

【俠醫診療室】你是「久病成疑型」的人嗎?




剛剛門診一對中年夫妻,帶著右腳腫脹的婆婆進來

我:「什麼問題阿?」
男:「我媽媽腫瘤打化聊結束了很久了,血液腫瘤科叫我帶我媽媽來看她的右腳腫,說是血管栓塞」

(說完兩手抱胸站到我的座位旁邊,距離近到我感覺備受威脅、不舒服的距離,於是我把椅子稍微往旁邊滑一點,嘗試拉開一點空間。)


我:「這樣阿,看起來蠻像的,我們先排超音波檢查跟抽血,然後吃低記量的血栓溶解劑看看。」

(接著他太太就在一旁悉悉簌簌竊竊私語)

我:「怎麼了嗎?」
男:「我們之前在成大都做過檢查了,超音波什麼的都做過了,你們這邊都沒有資料嗎?」
我:「是喔,我查看看,不過查資料需要一點時間」


小心,這樣說你會被討厭!


順便提醒大家一個習慣,對醫生說:「你們應該都有紀錄吧?電腦裡面都查的到吧」通常愛講這句話的病人本身代表兩種意思:

第一 表示他對自己的病況掌握度不足。
第二 表示他是一個很喜歡推卸責任、又合理化自己第一點的人。

舉個例子:你可以連回家的路都不記,每次走路都重新開 Google map 導航就好,反正 Google 裡面「都有紀錄」,不是嗎?

身體是自己的,如果你真的忘了自己的病情與報告結果,這樣講比較好:「醫生不好意思我忘記了,可不可以麻煩你幫我查一下看看?」

態度,決定接受度。

--
我:「資料裡面沒有報告。要不要重新排檢查、先吃藥看看?」
男:「我們在成大吃藥也沒用」

(我實在對他站靠我這麼近很不舒服,我想到前陣子被病患突然揮拳揍的那些苦主)

我:「... 那你們希望怎麼處理呢?」
男:「我們在成大也有吃抗凝血劑,也沒用,看你能不能做什麼處理」(接著又講了些腳常常感染的問題,我講甚麼話就搶著說我知道來打斷,不然就說我媽媽沒有這樣來否定)

好,聽他說到這裡,接著我擬定好策略


再難纏、也買單的醫療談判


我:「你媽媽這樣很久了吧?有沒有更惡化呢?」
男:「很久了,大概兩年了」

我:「好吧,我跟你說,你媽媽這樣開刀很危險、放導管去溶血栓也很危險,弄不好還會腦出血!」(第一步:先嚇嚇他)
男:「那你建議呢?」

我:「我建議既然沒有太大變化,就吃低劑量的抗凝血劑,維持他不要惡化,然後再看看,你覺得怎麼樣?」
男:「反正開刀什麼的也很危險不適合嘛」

我:「對。」
男:「好,ok,就這樣」

我:「恩,這樣比較好」(你終於肯罷休了嗎?快離開我的診間吧)

男:「那醫生我還有一個問題」病人的兒子在診間門口突然又回頭!

我:「什麼問題呢?(笑)」(還有問題?!)
男:「我媽媽之前腎臟超音波說有腎積水,跟喝青草茶有沒有關係?」

我:「...這個我不懂ㄟ!」
男:「你不知道?好吧」


久病成疑


這種家屬我稱為「久病成疑型」,有三個特色:

1. 逛過很多醫院
2. 不相信醫生的說法與建議
3. 湊合很多片段症狀,有自己偏執的因果推斷,只想問你「我這樣講對不對」

治療這樣的患者與家屬,吃力不討好,你醫了他有改善是應該、沒改善你醫生活該。更別說要他們自費更好醫材或承擔醫療風險,還是少碰為妙。

碰上這種人,怎麼讓對方「買單建議、乖乖離開」,就需要一些醫療談判的技巧了。

「再難纏、也買單」是我對自己醫病溝通談判的談判期許,但親愛的朋友,你的做人態度,會影響你拿到什麼「單」阿,不只醫療,人生很多面向都是。

希波克拉底誓詞:「First do no harm」我想很大的程度我也沒有違背這句誓言吧 ~ 

週末輕鬆點,本文歡迎分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