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6年6月11日 星期六

有國,無界。


左起:我、老義(心外醫師)、子修(放射師)、M先生(荷蘭廠商代表)

作者:楊智鈞 心臟外科醫師 (2016.06.10)

這次荷蘭行心得豐碩,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來自義大利的醫師(上圖左二),我們姑且就叫他老義吧。

老義現在是一位在『冠狀動脈繞道』手術界佔有一席之地的大師級人物,這次很幸運的因為廠商業務代表的邀請,有機會與他一起共進晚餐、喝點啤酒,因緣際會瞭解他的身世。

老義雖然剛被延攬過來這家醫院不久,但其實已經在荷蘭工作 30 年了。當年在義大利完成醫學院學業、受完一般外科訓練之後,因為從荷蘭來義大利留學的女朋友要回荷蘭的關係,所以為愛奔走(真浪漫阿!)也來到荷蘭。(It's all about woman!)一住,就是 30 年。

他打趣的跟我們講:『來荷蘭這麼久,有時候熊熊一個東西要用義大利文講,一下子還忘記要怎麼說了!我甚至要問我老婆那個東西義大利話怎麼講!』

" A Italian asks a Dutch woman how to speak Italian! " ( 一個義大利人竟然問一個荷蘭人怎麼說義大利話 ) 說罷自己哈哈大笑了幾聲。

M先生(業務代表)這時候接話:『所以,你覺得自己是義大利人還是荷蘭人?還是各一半?還是 30% 70% ?』

老義回:『Well, 我覺得那不太重要,雖然我還是拿義大利的護照,但是護照也不重要了,在這片歐洲大陸,去到哪兒也不會有人攔你...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 (頗有莊子天地就是我的房子的那種味道)』

一會兒我問道:『那你的兒子呢?他們拿哪一國的護照?』

老義的回答很有意思:『他們在荷蘭出生,所以按規定拿荷蘭護照,當然,因為我還是義大利人,他們也可以申請義大利護照,如果他們想的話... 但我想沒有必要,在這個歐洲,你想去哪就可以去哪 (又重複講了一次)』


框架中的海島思維


這段談話我思索了很久,台灣是一個島國,資源有限、競爭激烈,多數台灣人對國家、對自己的價值認同也沒有自信。

我瀏覽臉書的時候發現牆上正在瘋李豔秋事件,我無意多加批判,反正不差我一個罵她。我想說的是,有心人士總愛挑動國界、族界的敏感神經來引起注意。被挑起情緒波瀾的人,你是否也對自己的存在價值帶有懷疑、是否因此不能灑脫?

老義的歐洲觀,向我示範什麼是『灑脫』:人生於世,貢獻所學;正面影響、有國無界。


你清楚自己是誰嗎?


有一支影片叫做「原來我來自世界各地」DNA尋根之旅連結點此),內容敘述來自各國、對其他國家人民有偏見的人,經由DNA族譜分析、赫然發現自己的基因來自世界各地,因而消除歧見的內容。(當然,這是DNA分析公司很高明的行銷影片,不過不在本篇文章討論範圍)。國界、族界、血緣,甚至學校、公司、團體間都還有小團體、派別歧視與成見。

今天李豔秋、或明天那個傢伙有講了什麼些帶有分裂主義色彩的話語,你罵她也罷、忽視也罷,但朋友阿,先問問自己:能否像老義一樣,灑脫的看著自己的存在?

老實說,我是沒把握的,所以也許以前的我遇上這種新聞也會痛罵跳腳,但現在我傾向停下來自省思考


人生於世,貢獻所學;正面影響、有國無界。我把這句話送給你,也歡迎你分享給你周遭的朋友!祝大家佳節愉快!

2016.06.11  12:08 凌晨. 贊單. 荷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