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5年12月3日 星期四

醫師,我沒有時間住院...





門診進來一個中年男子,約莫 50 多歲,帶著眼鏡,穿著一件灰色襯衫跟一條很普通的西裝褲

『什麼問題阿?』我問

只見他拉起左腳的褲管,小腿上一條鼓脹明顯的靜脈。

「這個,我的腿這樣很久了」

靜脈曲張,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病,處理方式也不複雜。

『這是靜脈曲張,原因是因為血管裡的瓣膜壞掉了,你看,假設這是你的血管...』我拿出紙筆,正打算在紙上畫圖,卻發現他雖然眼鏡有在看、頭有在點,耳朵卻無法聆聽我的解釋。於是我話鋒一轉...

『這個要開刀』說完我觀察到他眼睛微微一張,並且若有所思

「那...要住院嗎?」病人問

『看怎麼開,傳統手術把靜脈拿掉,要住三天。』

「要住院我..我可能沒辦法,要工作。」

『不住院也可以,自費靜脈雷射手術,當天可以出院。你有沒有保險?』我問。

病人躲在綠色口罩後面的臉,苦笑了一下,搖搖頭說「吃藥不會好嗎?」

『不會。不然這樣,我安排你某個禮拜五早上自己來報到手術,用健保的,裡拜六就可以出院,這樣你只要請一天假就可以了,你覺得怎麼樣?』我試著幫他想辦法

「沒辦法,沒辦法請那麼多天。」

『一天都不行?加周末也不行阿?什麼工作這麼辛苦?』換我有點驚訝了。

「保全。」

『保全這麼辛苦?生病不能請假住院?』我問。

「對,我從退休以後就開始做到現在。」病人又苦笑了一下。

我的腦筋飛快地閃過很多故事:工作沒有人輪班嗎?雇主會找理由開除他嗎?坐大樓保全大概表示他的專業技能不足以找到工作吧?他的退休是真的退休嗎?是不是公司倒閉?裁員?他的孩子呢?


年輕人,你的競爭力在哪裡?


我想起前一陣子喧嘩一時的國道收費員丟掉飯碗新聞,跟網路上眾多名佳的評論:包括謝宇程老師的 被兩群狼追趕,「一技之長」的教育跑得夠快嗎? 謝文憲老師也常說:『你的工作如果不需要熱情與專業就能完成,那 10 年內就會被 3 種人取代:大陸人、印度人、機器人。』

人生百態,太多的故事沒有答案,而這已經超過一個臨床醫師該關注的。



壯年人,你的退休生活誰理你?


你可以很烏托邦的指責病人:有病不醫談什麼工作?但如果這是你中年失業、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餬口工具呢?請假就會丟掉飯碗的話呢?

家庭支援、保險、退休規劃... 他的退休生活,顯然離『自由』很遠。三四十歲的你我,還有機會好好思考努力,別讓自己到時候連『住院治療』都變成一種奢求。


真正的準備,都是從不需要的時候就開始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