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

【堅守醫療價值】永不妥協的熱情 微電影拍攝故事





緣起


年中的時候,醫院丟了一份公文給我,秘書對我說:楊醫師,醫院收到一份公文,主任說你比較會弄一些有的沒的,你看看要不要參加。

我定神仔細一看,是醫策會舉辦的醫療心職人選拔。平常就不時以文字記錄故事的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交了第一階段的初稿審核,沒想到就這樣進入第二階段-微電影拍攝的部分。

我沒有拍過微電影、不懂剪輯影片、院方、單位顯然不會提供任何資源,對比其他人有部門團隊、甚至醫院資源投入製作,現在,顯然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這感覺不陌生,我想起一年多前,我結束公費心臟外科住院醫師訓練,被分發到嘉義榮民醫院下鄉服務的情形...


熱情 vs 現實


嘉義榮民醫院在嘉義地區,相較於嘉義長庚、大林慈濟、嘉義基督教這三間大型醫院,規模算是非常小的醫院。卻因為整編為台中榮總的分院以後,高層冠上『教學醫院化』的目標,為此,不斷的從台中榮總大量輸送醫生過來(尤其是最年輕主治醫師)。



既然目標如此不切實際遠大,發展心臟手術也變成重點計畫之一。當初在選擇下鄉醫院的時候,我捨棄條件比較好的現在看來好像才是對的埔里榮民醫院等等,選擇過來一起打拼。

來了半年以後,我慢慢驚覺,高層只懂得瘋狂把醫生送過來,所謂的『繁星計畫』,相關配套措施付之闕如:硬體設備、麻醉人力、開刀房護理人力、助手人力、加護病房人力...等。這樣一個規模的醫院想要常態性吃下心臟手術,簡直瘋狂。


我曾經在過年期間花 10 個小時開完一台急診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又來一台主動脈剝離,本來想硬著頭皮上,刀房僅剩的護理團隊卻表明他們沒有辦法在接了。於是我拒絕了這台刀轉來我們醫院,這個病人後來轉送到外縣市去,死在救護車上。後來高層找我談話,問我為什麼要推掉一台刀?我想他們在乎的是業績,不是病人、不是我們一線戰鬥的同仁夥伴們。


曾經加護病房一次離職8個護士,每次如果有心臟手術後的病人、甚至再加上一台葉克膜,加護病房的護理人員救瀕臨崩潰邊緣,手術醫師也無法休息,雖然明義上有其他輪值的醫生,心臟術後患者的問題,還是只有你開刀醫師自己能處理。


轉念


看清事實以後,我深深的發現,只有我一個醫生願意開刀那是不夠的。我可以逼死自己,但不能逼死其他同仁,他們都是無辜的,大家領一份辛苦錢,沒道理被醫院如此壓榨。(如影片中比讚的這位資深手術助理,出來一整夜上刀不睡覺,才領 200 元加班費,情何以堪?上街乞討都比較快!


於是我採取一種緣分的心態,至少在我的部分,病人有需要、開刀房的能量、加護病房能量能支持的上的狀況,我就開,如果大家已經很緊繃了,那也不必拿病人治療作刀、架在同仁夥伴的脖子上逼他們就範。


這支影片


回過頭來看這部微電影,在沒有任何院內支援的情況下,我自己拿著一個相機拍、我想起我在外面自我學習認識的老師、甚至親如家人的朋友們,他們無私、無償幫我錄製最後 30 秒的談話,有些夥伴的鏡頭礙於影片長度無法收錄,但我在家裡的時候,都是邊看邊哭。

有朋友提醒我,他看完影片以後不知道這個影片想要表達什麼?第一次拍為電影不太懂得說故事,手法拙劣了點請大家海涵。我在這裡說明一下:透過這支影片,我想傳達的訊息有兩個:

  1. 資源匱乏的地方,能有成績真的是一線同仁彼此的支持、努力與勉強,但這不是一個可以長久的事,高層必須正視這個問題,訂定合理的工作量與報酬獎勵。
  2. 我沒有任何經驗、也沒有任何資源拍片,有賴於夥伴們的幫助得以完成,我愛我的夥伴家人們!
小時候總以為外科醫師,一刀在手,左右生死,威力無窮。現在我發現,人哪...

一個人,是走不遠的。

你們覺得呢?

醫策會舉辦這個微電影比賽,比的是影片臉書頁面 按讚次數 分享次數 兩個加總,期限到 10/15。其實我覺得沒什麼意義,很多好的價值沒有高下,都值得鼓勵

我的影片連結在此:永不妥協的熱情 如果您喜歡的話,請在影片臉書頁面裡幫我們 按讚 + 分享 ,給我們鼓勵,比賽結果對我來說不重要,但是你們的熱情我們會感受得到!

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