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門診,意外的醫病互動思辯



門診來了一位幽雅的女士,預備接受靜脈曲張治療,我在 key in 手術排程的時候她問了一個有點刁鑽的問題,接著引起一串非常另類的醫病對話...

『楊醫師,醫生私底下拿了那麼多好處,還整天叫說環境不好,是不是其實私底下還是過得挺優渥的?』



「喔?拿了很多好處?這話怎麼說?」
『我妹妹在骨科醫材公司工作,他說都要招待醫生旅遊、回扣才有辦法。』

「那你覺得呢?這是正常的嗎?」
『我覺得這很不道德。』

「我提供一個看法你要不要參考看看?」
『什麼?』

「看一件事情的時候,兩個方向不要講:第一,道德論。第二,陰謀論。如此才能接近事物的本質。」
『這兩個都不看,那還看什麼?』

「很簡單,看另外兩個:第一,市場。第二,不得已。」
『蛤?什麼意思?』

「當產品本身差異化越來越小的時候,比如家樂福裡面的兩種洗髮精,其實成分、功效都差不多,A想要賣的比B好,該怎麼做?」
『打折阿!』

「沒錯,或者發發試用包、送贈品,賄賂消費者。」
『恩恩...』
「在我看來,賣洗髮精跟賣骨材,兩者行為沒有什麼差異,都是市場下不得不採取的便宜手段。」

『那你們醫生就過得很好啦,還抱怨什麼?』
「這是另外一個維度的問題,在你看來醫生圈子都拿回扣、收紅包、過得很舒服,但我是圈子內的人,在我看來並非如此」

『怎麼說?』
「少部分人拿得到到額外利益、多數人沒有,還是很血汗。」

『那就是不公平囉?』
「我不喜歡用公平與否來看事情」

『為什麼?』
「就好比一間公司加薪,就算所有人都加,就只有你沒加到,你一樣覺得不公平。但是其他人沒加薪,只有你加,你卻覺得老天有眼、老闆英明,真他X公平!」(我這一段學李河泉老師的)

『真的ㄟ!』
「所以今天網路上說英國醫師大罷工,我預測台灣醫師罷工不起來,因為拿到利益的覺得還公平、拿不到好處的覺得不公平,台灣人是很難形成全體意識的。」

『我對公不公平沒有興趣!』
「喔?那你對什麼有興趣?」

『我對真相有興趣!』
「喔?怎麼說?」

『很多人在不瞭解事實所有真相前,就做出不恰當的評論。』
「這事也對,換個說法,不知道真相就盲目了?或覺得自己被蒙蔽了?」

『當然阿!』
「喔,那你覺得真相是可以百分百追求得到的嗎?」

『恩...』(略顯懷疑)
「我沒那麼有把握,所以我認為,一個人知不知道所謂的真相,不是那麼重要...」

『那什麼才重要?』
「四個字:共同參與」(這句又是河泉老師的 XD)

『什麼意思?』
「一個人有參與到決策的共同參與,他就覺得這個決定OK,這個事實(不一定是真相)可以接受。」

『我不懂,這有什麼關係?』
「你剛剛不是問我全身麻醉還是半身麻醉好嗎?雷射手術一定比傳統手術好嗎?還怪我幹嘛給你那麼多選項 XD?」(笑)

『對阿!很煩ㄟ!』
「我講的選項分析一定是真相嗎?」

『我不知道阿!我就相信你說的阿!』
「這就對了,但決定是你選的,這就是共同參與,比真相來的重要多了」

『楊醫師,我覺得你跟別人很不一樣』
「哈哈,的確,我感冒了沒辦法講太多話,下次再聊吧 XD」

醫病溝通,大有不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