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8年10月7日 星期日

安南醫院2018透析研討會籌辦感想

2018 安南透析研討會所有講師合影

2018 台南安南醫院透析研討會圓滿落幕了。

許多聽眾在回饋表裡面提到:「時間太少、覺得不過癮、希望能給獎者更充分的時間。」等等意見,我們都會虛心檢討,不過另一方面也正代表所有講師的內容皆能夠滿足、甚至超乎大部分聽眾的期待,以至於 7 個主題、每個主題 40 分鐘的時間仍舊不夠使用。好的方面我們繼續保持、能夠改進的部分持續做得更好,我想這是舉辦任何形式學術交流,我們一貫不變的初衷。

另外,我還有一些感想想跟大家分享。



意料之外的跨界主辦


今年度的活動比較特別,以往各醫院的透析研討會,都是由腎臟專科主辦、學分申請也必須透過「規定相對嚴謹」的腎臟醫學會,不過由於一些原因,本院腎臟科無瑕主辦今年度的研討會,於是主辦的任務便交由心臟血管外科負責。

很感謝今年心臟血管外科主任、同時也是本院外科部長的陳偉華部長信任,全權把今年度的活動規劃、講師邀請的任務交給我。

我們排除萬難的邀請到成大腎臟科 林威宏助理教授、台中中醫大腹膜透析科 王怡寬主任(由本院腎臟科林軒名主任主邀)兩位指導醫師、專精腎病營養學的成大 吳紅蓮 博士、全國排名前三強的衛教體系-高雄長庚 廖瑛君衛教師,以及本院心臟外科三位主治醫師:陳偉華部長、黃俊銘醫師、還有小弟我, 在很少的資源下,串起本次活動的七場演講,我個人的聽講收穫也十分豐富。

一位全場最資深的腎臟科醫師甚至在最後站起來說:「我特別要感謝楊醫師,這是我行醫 30 年聽過最好的演講!」

前輩的稱讚當然是過譽了,其實演講活動的成功,行政團隊才是最偉大而辛苦的。所以我不能不特別感謝在準備過程中,勞心勞力的靜宜個管師、以及今天現場幫忙的慧珍個管師、還有導管室的夥伴。

我的老師之一楊田林老師曾經說過:「講師沒做過行政、沒有辦法成為真正的好講師。」行政問題有各式各樣的麻煩需要處理。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籌劃這次活動的過程、與各單位的溝通協調裡,我個人也學到很多,再次謝謝大家。

最後,除了專業與學習之外,每次演講與聽眾的互動中,我都會碰上許多「意料之外」的啟發與收穫。我想提一下演說最後一位上來問我問題聽眾的故事。

中場休息意見交流(左起:王怡寬主任、吳紅蓮營養師、楊智鈞醫師、廖瑛君衛教師)


你能比想像中的更有影響力


就在我邊收電腦、邊準備離場的時候,一位約莫 30多歲、略顯瘦小、戴著口罩的女性夥伴上前走來。

『楊醫師,不好意思耽誤你一點時間,我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

『您剛剛演講中說如果病患有心肺衰竭、不適合打通血管,我想問的是,我爸爸長期洗腎,他在 2014 年的時候 O 月 O日的時候洗腎廔管塞住了,但是醫生說她心臟太差不幫他通,你覺得這是怎麼回事?跟你說的情形有一樣嗎?』
「這樣啊...」

沒有經歷過那種悲傷、就無法去想像那種痛苦。就算是醫療人員,面對親人的死去,往往也無法輕易的理性釋懷。

他或許表現出來的是不能諒解那個醫生、
或許是不能接受當下病情、
又或許,他是沒辦法原諒自己。

所以我選擇很小心地回答:「是這樣子的,身體狀況太差,我們的確有時候甚至會故意選擇把身上高流速的廔管關掉、以減輕身體負荷。但是假設他的身體還能夠承受 "血液透析" ,我們會用插上臨時管路、並且使用 CVVH 連續型透析裝置。但假設身體是糟糕到連洗都沒辦法洗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您這麼一題,的確醫生是很久以前就說我爸爸心臟狀況很差了...』她好像忽然想起什麼。
「這樣也合理,洗腎病患猝死,很多是心肌梗塞、或者心衰竭本身也容易發生致命的心律不整。」

『您的意思是,我爸爸當時可能狀況糟糕到連洗腎都不能洗了?』
「很有可能,也許是當初醫師解釋的方法讓你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讓你以為是沒有洗腎造成的。」

『這樣啊...』對方一副稍能釋懷的樣子,於是我拍了他肩膀一下。
「老天有他的安排的,凡事都是最好的安排。」

對方一面連聲說謝謝、一面又說著「我懂了」,慢慢的離開現場。

中場茶點(抱歉因為免費活動故沒有咖啡供應...)

上醫醫什麼


我以前說,我們在治療的對象是一個病人,不是一個病。其實,一個病人除了自己以外,也代表著他背後的親緣、家庭。

一個付出愛的人、往往同時也被許多人愛著。病人本身生前有醫師可以幫忙 take care 他們的疾病,他們走了以後,卻很少有資源去 take care 留下的人的心病。

一場交流的學術演講,努力準備好演講內容、消化現在最新的事實證據後,結合自己的洞見,輸出讓聽眾收穫滿滿的內容,這是醫學演講者的本分。但在本分之外,只要提高一點敏感度、只要你保有人性的溫暖,我們永遠可以做得更多,比如:幫助一個親人過世後的倖存者走出過去的羈絆、在她的人生中繼續向前行。

我的演講是今天講座的最後一場,當最後一個講者的壓力總是最大的。我開場的時候說了一段話,現在分享給大家:

「我們都不喜歡做麻煩的事,不過,有時候為了追求更好的醫療效果,我們總是會寧願選擇為了病人、麻煩自己,大家同意吧?

最近的社會有些紛擾,有心人士正在為了他們各自的利益、去踐踏你我曾經堅守的醫療價值,他們不在乎我們的病人過得怎麼樣、他們也不在乎你跟我在看不見的地方、麻煩自己做了多少努力。

他們甚至不敢讓別人知道他們是誰,靠著在鍵盤上打字就去恣意摧毀醫病互信的基礎。幫你和我貼上一個妖魔邪惡的標籤。

我們都可以比我們原本做得更多。」

各位,選舉前我們被推著上檯面當作料理炒菜,但選舉總會過去。當喧鬧落幕,餘下的,還是只有我們、去真切的每天面對我們的病人、去陪病人一起面對他們的難題、如何更加提升他們的洗腎品質、如何幫他們選擇更適合的腎臟替代療法、如何更高效率的衛教追蹤、如何在限制飲食中儘可能的顧慮到人性與美味、如何去保護洗腎病人避免骨質疏鬆與嚴重骨折、如何去搶通一條阻塞的瘺管、如何提高目前不到 1% 器官移植比例、如何最大限度地延長他們的壽命跟生活品質、最終期望能夠讓他們回歸社會。

最後就剩下我們、與病人面對這一切,那些說風涼話的傢伙,不會伸出任何援手的。


標籤


所以,不要沈默,不要怕被貼標籤。事實是,人根本沒辦法選擇要不要被貼標籤,頂多只能選擇被貼上什麼樣的標籤。

儘管你什麼都不做,政客正在為每天為了病患辛辛苦苦、沒日沒夜、犧牲陪伴家人時間的「你」貼上標籤,貼一個「#販賣器官的屠夫、濫裝葉克膜的殺人魔王」的標籤。
你有權利捍衛自己的名聲、你有權利為被矇騙的民眾守護他們的就醫權益、提供他們最需要的先進醫療。

自己的價值自己守護、自己的標籤自己貼,希望我們一起努力。

2018 安南醫院透析研討會圓滿落幕,籌備小組下台一鞠躬,我們明年見。

會後講師聚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