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談談治療時機 - 失去的東西,就是失去了。




昨天花了兩個半小時把腳的血管全部打通的阿嬤,儘管還抱怨腹股溝穿刺處還會痛、膠布黏貼的地方有破皮、躺太久腰好痠等等,但事實上冰冷發青腳已經恢復溫暖、顏色紅潤、缺血疼痛也完全解除了。(攝影過程我貼在臉書了,連結請點此

別太在意,病人總是抱怨得多,你治療有效那是應該的,病人跟家屬都是沒有醫學常識的普通人,他們繳了健保費、甚至花了些自費品項,就如同消費心態般覺得理所應當『購買到』所謂會好轉的醫療結果,會這樣想其實是很正常的。

像這樣帶點『知識優越感』講普通民眾怎樣怎樣的倒是很輕鬆,可是專業人士本身就不會有偏見嗎?



第一小節:專業人士也難逃偏見


可是就連專業的醫療人員,我是說甚至不同科的醫師或護理人員間,也存在著這種『理所當然』,我們團隊就有被其他人閒言閒語說過:『給他們通腳到最後還是鋸掉阿,根本沒用!』專業人士說出這樣的台詞是很危險的,其實比起傷害別人,對自己的傷害更多。

說起來,影響一隻有動脈狹窄阻塞疾病的腳能不能避免被鋸掉的命運,『治療時機』是最重要的因素。


第二小節:爛腳只能祈禱


先說通血管好了,透過血管介入能打通的血管都是主要幹道,大腿一條、膝下三條,但是很多『微循環』是沒辦法靠氣球擴張、或支架處理的。

如果放到腳已經出現潰爛的傷口、腳趾頭發黑、甚至感染了,不論有沒有打通血管,最後要鋸掉腿的機會就非常大。

我們有許多爛腳的病人,當然打通血管後傷口慢慢好轉、或僅需要部分清創、小範圍切除趾頭並且還能保有行走功能的人還是有的。但是這些要視為特例、是可以請回來開記者會那種,拼成功了會有一種好不容易力挽狂瀾打勝仗的『特例』,而不是常態。

更多的情形是,就算打通了主要幹道血管(有些技術難度還不如昨天的病人困難),潰爛的傷口還是沒辦法復原,仍舊逃不了截肢的下場。

上面那一句的關鍵字是『仍舊』,爛掉的腳本來就要砍掉,通血管是拼個機會罷了,拼成功了要感謝兩個人:第一個是老天,第二個是拼死拼活通腳醫師。其實就算最後沒能保住腳你還是要感謝醫師,不是感謝我,是感謝那些願意接受會診、或願意拼一拼的醫師,為什麼呢?


第三小節:為什麼通腳的醫師被稱作『佛心來著』


你點開文章開頭的臉書連結,留言區很多『同道』的都說通腳是『佛心來著』,為什麼呢?事實上身為心臟血管外科醫師,我職涯發展一直對於認真做『通腳』這件事情有很大的掙扎、不要不要的...

第一:非常、非常耗時間。
第二:這麼花時間所以輻射線暴露量非常大。
第三:這麼花時間所以穿鉛衣站著很久,脊椎很容易出毛病。(我建議所有醫師提早穿著護腰背架)
第四:非常、非常、非常廉價。常常虧錢、要寫申覆、被院方檢討。
第五:成功是應該的,失敗了或是雖然通成功但是腳還是鋸掉,要面臨病人與家屬的壓力。

看完以上五點,如果你不是心血管相關的醫護人員,下次不要再隨意表示『給他們通還不是鋸掉』這樣的話了,對了,碰上你常會診心臟血管內外科醫師,記得跟他們說聲:『辛苦了』,他們可都是近乎沒有回報而在『玩命死嗑』的!


話說回來,昨天這個病人也有耽誤了一點治療時機,一個月前腳冰腳冷腳痛來門診,血管檢查已查出中重度缺血,卻不願意接受介入治療,結果這回顏色都變了才又來,好在還沒爛掉出現傷口,還來的及。

不管怎麼說『透過治療產生效果』是一個外科醫師最大的成就來源。你想想看『儘管 OO 還是 XX』這種句子多悲催,偏偏心臟外科醫師的執業內容很多這種情形,打個比方吧,『儘管裝了葉克膜還是死掉』。

恭喜這個病人救回一腳,三點總結給大家:

1. 對於腳動脈缺血,治療時機很重要,千萬不要鐵齒耽誤了。
2. 通腳的醫師都是拼自己的命在死嗑,近乎沒有回報,除了一點點的自我感覺良好之外。
3. 對人保持感謝、對天保持敬畏。

歡迎分享,祝 順利健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