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俠醫觀點】醫療,到底算不算服務業?


1111 人力銀行『醫療服務業化』記者會

作者:楊智鈞醫師 (心臟血管外科主治醫師)

筆者日前應 1111 人力銀行邀請,與護理師工會秘書長、現任護理師、轉職護理師一同出席『醫療服務業化記者會』,討論近日層出不窮的醫療暴力、醫療服務業化的議題。醫療到底算不算服務業?我的答案會在文章最後告訴大家,首先我想先從我抵達會場的一件小插曲說起。


文化底線的倒退


潑婦罵街


記者會舉辦的地點是台北喜來登飯店,筆者從捷運善導寺車站 2 號出口出來以後,正巧路旁一輛公車正要發車離去。只見 50 公尺外一名微胖的中年婦女一邊奔跑過來(速度不快就是了...)一邊大叫:『ㄟ!但幾咧(等一下)啦!』,但車子已然離去。

『幹X娘!』

聽到她這麼一飆罵我已然傻眼,更傻眼的是她竟然開始飆罵另一位等車的女子:『他要走你是不會打他的車嗎?怎麼那麼笨!』(台語發音)

昨夜,我看到網路轉載新聞,一名婦人因為捷運上北一女的高中生沒有主動讓座,憤而在臉書發文罵人家是『雞』。


文化底線


台灣物質享受不斷提升,台灣人文化層次提升的腳步,卻似乎落後許多。醫院的暴力事件,年年有、年年罵,傷害等級卻似乎越來越嚴重、誇張。

下面這些都是上過新聞的事件:

我的同學在綠島衛生所當下鄉醫師,因為一豈直昇機轉送腦出血病患事件,被當地居民圍在衛生所前,我同學在鏡頭前被推打,之後馬上申請離開該衛生所,即使要放棄不錯的薪水、甚至影響服務年資,也在所不惜。

我的前輩萬芳醫院李紹榕主任,被急診會診置放葉克膜,病人因病重回天乏術,家屬在病情解釋時突然揮拳重擊主任胸口。

我的大學直屬學長,在門診診間遭遇手持雙刀男子衝入,所幸護理師幫忙勸告,才沒有釀成悲劇。但學長也因此身心受創,三個月無法踏足醫院。(學長是有家庭、三名子女的人)

然後就是大家熟知的,前天發生在新光醫院,男子持啞鈴到門診把醫師手腕砸傷的事件。


誰該負責?


有人說,醫院該建立安全工作環境。有人說,醫師該學防身術。有人說:醫院該增聘保全。其實都對,我在泰國、大陸參訪的時候,看到醫院裡面有荷槍實彈的武警巡邏、醫院處處有張貼警語:『醫療暴力立刻移送法辦』。台灣能不能接受?能不能做到?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在權限界定不明的現狀下,現在就連保全人員、都不一定能保全自己。(保全也成醫療暴力的受害者)

我承認,有暴力傾向、會當眾施暴的人,在整個社會中佔少數。但隨著媒體的宣傳與報導,這些人或許發現:『原來在醫院也可以發飆阿!』、『喔原來醫生(護士)也可以揍沒關係阿!』

『過去因為知識差距高高在上的醫生,沒關係因為現在病患我就是大爺、不爽我就揍他(也不會怎麼樣)!』

『第一志願很了不起嗎?捷運座位就是要讓給老娘坐阿你這小賤人!』

為了當天短短幾分鐘的發言,事前作了四頁筆記。

你革誰的命?


人們忙著對知識份子批鬥、誰肯想辦法為自己知識升級奮鬥?
醫護上班必須要開始擔心自身安危,誰能分神去擔心病人的?

荷蘭是開放大麻吸食、販賣的國家,但對於吸食場所有明確規定,你只能在店裡使用、不能在其他地方用。我在荷蘭受訓的時候,看到大麻店(他們叫 coffee shop 咖啡廳)附近的確聚集的都是一些面容比較奇特的人,但他們就是聚集在那兒,不打擾別人。阿姆斯特丹更有一間大麻店直接開在警察局對面,相安無事。

法規沒有力量,文化才有。


醫療文化只是社會文化的縮影,我們的文化已經退回重新學習尊重、自重、保護安全的基本層次,絕非誰的責任,而是各位都有責任、發揮影響力,影響身邊的每個人。



醫療,到底算不算服務業?



我認為這不算一個好問題,有輕賤服務業的感覺。應該這麼問:

『醫療服務,是一種什麼樣的服務?』

就買賣的觀點來看,病人付錢給健保、健保付錢給醫院,醫院聘僱醫師,你並沒有直接向醫師、護理師『購買』醫療服務,對價關係不成立。對醫師、護士來說,醫療工作是一份職業、志業,不是在做生意。

我的定義:『醫療服務原是一種有理想、使命的服務,醫療人員原先對自己的職業,或多或少都有一股使命感,當他(她)告訴別人:『我是醫生(護士),我披上白袍、救人是我的天職』的時候,語氣裡本該盡是驕傲。』

原是、原先、本該,六個字本來是不用放進上面那段句子裡的。但是現在醫療人員必須把職業標準退回到一個職業的最底層要求:人身安全、餬口飯吃。豈不令人唏噓?

提昇自己、影響別人。讓我們每個人為這片土地的文化升級盡一份力!

【本文歡迎轉載分享】

關鍵字:#醫療暴力 #醫療服務業 #醫病衝突 #醫病關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