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醫病關係故事】你都不知道你在醫院裡面被這樣稱呼...



前陣子值班的時候,一位其他醫師負責的老阿嬤病患,突然在廁所跌倒,失去生命跡象,病房馬上啟動急救,我也立即到現場參與救援...

沒有心跳、沒有血壓,立即啟動心肺復甦術(CPR),病房所有的護士以及專科護理師都趕來支援。我指揮人員進行胸部按壓,自己接過喉鏡,準備進行氣管插管。

一挑開阿嬤的喉嚨,嘴巴裡面湧出大量牛奶跟沒消化完的殘渣,我連忙接過抽吸管把這些殘渣吸乾淨,直到看清楚聲帶與喉門,才迅速把氣管內管插入。


很明顯的,這是由於嘔吐造成食物嗆入氣管與肺部,所引起的缺氧窒息。

經過幾輪急救,病人總算恢復心跳血壓。過程中,我不斷聽到護理人員告訴我:這個病人的家屬『很盧』


『很盧』是什麼意思?


我想起小時候當實習醫師,那時三不五時還會在病歷裡面看到病人的名字後面加註:MA. 或是交班說哪個家屬很『馬』

MA (或直接叫成『馬』)是 malignant 的縮寫,翻譯成中文是『惡性的』。惡性腫瘤(癌症)用的就是這個字眼。拿來形容病人或家屬,在這裡倒非指病人的疾病惡性,而是言語行為惡形惡狀

現在比較少這樣說了,用『很盧』來講,更為貼切,就是怪東怪西、疑神疑鬼,意見跟要求都很多。

有人說:『你們醫護人員竟然這樣用這種言詞來交班病人跟家屬,到底有沒有醫德阿?!』

別鬧了,醫護人員也是人,病人家屬處處做對,醫護也只會冷言以對。表面或許忍吞苦水,私底下哪有可能不大吐口水


研究指出


英國權威醫學雜誌 BMJ 研究指出:面對『馬』或『很盧』的病人與家屬,醫師只會記得他們的惡形惡狀,而忽略他們的臨床症狀。進而造成誤診率增高。(請參閱 陳志金 醫師部落格

有人又講了:誤診?!那我就告死你們阿!

好吧,都講到這份上了,我就搞不清楚這些人到醫院到底是來看病,還是要來找碴的。我想,或許兩個都有吧。


故事後話


我走到門外,被一個眼神狐疑的中年男子(看來是家屬裡的帶頭大哥)叫住了。

『醫師,我問你一下問題』大漢叫住我。
『好阿,你說』我一邊回答,一邊發現他眼神沒有看著我,反倒是一直打量我的名牌。(附帶一題:這個動作蠻不禮貌的,傾聽五技巧裡面其中一項:強勢眼神接觸,這部分他就沒做到,沒做到基本上對方就先輸一陣。我其實也不怕對方記我的名字)

『她現在有插管嗎?』大漢問
『有阿,而且喉嚨裡面都是食物殘渣』我回答,這時候大漢睜大眼睛、提高音量:『怎麼可能!她從昨天到現在只喝一瓶牛奶ㄟ!

『我看到白色的液體、和一些殘渣,可能就是你說的牛奶,應該就是因為嘔吐嗆到的』我保持冷靜的回答

她只喝一瓶牛奶,怎麼可能嗆到!』大漢繼續質疑我(果然很盧)。其實我猜的到他在幹嘛,應該牛奶是他餵的,他心懷罪惡感、怕擔到責任。可是,責任終究不會推到我身上,我回了一句:

『我只是把我看到的告訴你而已』

大漢就沒有再繼續說什麼了。


真實心聲


坦白講,在整個急救過程,我心裡只想著兩件事:

  1. 避免糾紛: 盡量把每個動作都做到,不要犯錯,而且要記錄。
  2. 避免接觸: 避免與家屬接觸,一來因為我只是值班醫師,二來因為被告知他們很盧。
所以,如果你是那種很盧的病人或家屬的話,醫護人員的確會格外小心。不過他們不是份外小心照顧你、而是格外當心應付你。怎麼選擇,你的身體,你作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