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20年10月11日 星期日

【心理學】強迫性重複 - 輪回,是為了療癒。

『必須配上相應的覺知,重複才有價值。否則,就成了單純的輪回。』

( 以下摘自 「得到APP」武志宏 的心理學課 )

今天我們進入這一周主題的第二講 “輪回,是為了療愈”。

有的人會把命運和輪回聯系在一起。佛教意義上的輪回通常在講前世今生,但其實我們這一生,就是不斷地在“輪回”。但我這里要講的“輪回”,是心理學的一個概念:叫“強迫性重復”。並且,這個“輪回”,其實是我們自己追求的結果。


強迫性重復


心理學家弗洛伊德很早就發現了這一點。1920年,他發表了一篇名叫《超越快樂原則》的文章,提出了“強迫性重復”的概念。他發現,孩子會把他最喜歡的玩具從小床里扔出去,再哭鬧著把玩具要回來,不斷地重復這個過程

弗洛伊德認為,在這個過程里,孩子是把玩具當成了媽媽的替代品,他們不斷扔掉這個玩具再重新得到,其實是在不斷地重復體驗媽媽時不時會離開自己所帶來的創傷。

這些重復體驗是有價值的,這也正是“強迫性重復”的意義,主要包括三個方面:

首先,因為媽媽時不時的離開,這個行為是媽媽在主導,是孩子不能控制的,而孩子在扔玩具的時候,是孩子在主導。他們用這種方式,好像能把不受控制的創傷,變成了自己能部分控制的創傷似的。

其實,我們成年人也有類似的行為,與其在一個關系裡被甩,不如主動去甩掉別人,這樣可以就保護自己的自戀了。

第二,不斷地體驗這個創傷,可能會讓我們對創傷的耐受度提高。

第三,在新的輪回里,會產生新的可能性,能去療愈這份舊的創傷。

在這里,必須要強調一下,我們成長的一生,就是不斷地去經歷各種創傷和學習處理創傷的過程。在這個過程里,可能還包含了更美的哲理,像詩人魯米就曾經寫過這樣的詩句:

『傷口是光進入你內心的地方。』

所以,我們可以不必對創傷這個詞太敏感。

通過上面的解釋,你瞭解了“強迫性重復”這個概念之後,就會知道,「不在同一個地方跌倒」這句話,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

其實,“強迫性重復”的不僅是創傷和痛苦,任何一種重要情感也都會被重復。這就可以導出一個簡單的道理:我們多數人的人生,就是不斷地重復同樣的事情。

如果你得到了幸福,你就重復幸福;
如果你學會了信任,你就重復信任;
如果你得到了痛苦,你就復制痛苦;
如果你學會了敵意,你就重復敵意;
……

這,就是命運。


一個來訪者的故事


人,或者說生命,是很容易固守已有的經驗的。

我們第三周介紹的網球教練提摩西·加爾韋就發現:如果你每次都用特定的方式揮動球拍,那再次這樣揮拍的可能性就增大了。

神經科學中講,神經迴路每按照同一種方式使用一次,刻痕就會變得更深。

我們太容易活在自己追求的強迫性重復里。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意識。

迄今為止,我在生活中最佩服的人,是一位生命力非常強悍的來訪者。這位女士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企業家,有無窮的精力,幾乎從不言退,簡直像有三頭六臂一樣,做著很多事情,但同時她又非常的理性,在她身上見不到歇斯底裡和偏執。

這位女士最讓我佩服的,是她小時候的事情。

讀小學的時候,她父親離家出走,母親動不動就生病,常常以淚洗面,而她還有一個弟弟和妹妹。家庭負擔相當的重,但她迸發出了強大的生命力,積極主動地去應對一切,撐起了這個家。

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做到支撐起這樣一個家庭呢?她是想了很多辦法的。

比如,她有戶鄰居是老倆口在家,兒子在城裡當乾部,她就去照顧這兩個老人家。因為她照顧得非常周到,這家的乾部兒子被打動了,後來承諾說,她每過來一天就給她一塊錢的報酬。

要知道,當時的普通幹部一個月也就幾十塊的工資,所以一天一塊錢是很可觀的收入。

除了這個,她還在周末和偶爾逃學的時候,去一個工廠做工,一天也能掙一塊多。

有一件事特別能說明她的強悍。有一回,她去打井水,用的是皮桶,但皮桶掉了下去,她一時著急,就用四肢撐著井壁,像蜘蛛一樣地爬了下去,用嘴叼住皮桶後,再爬上來。在那一刻,如果不小心掉下去,那可能就沒命了,但她在這個過程中一點都不害怕,只是現在想來有些後怕。

她這種強悍的生命力延伸到了她人生的每一個角落,身邊的人都很佩服她。但她發現,這種強悍的另一面是悲哀,因為大家都把她的能乾和強悍看成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很容易忽視,她也有脆弱的時候,也需要被照顧。

在她生第二個孩子的時候,就徹底體驗到了這份悲哀。當時兒子剛生下來,所有人都涌向了孩子的小床,而她因為麻藥打得不對,疼痛強烈,非常難受,卻沒有一個人過來看望她、關心她。

這里需要說明一下,她的父母家和她的丈夫家都是明顯的重男輕女,所以當她二胎生下了一個男孩之後,這個男孩馬上就成了兩邊家庭的焦點。

所有人都無視她的狀況,讓她非常難過,但又因為疼痛說不出話來。她的身體越來越難受,開始發抖,床也跟著抖動,動靜越來越大,直到她有個閨密聽到了,才轉過頭來註意到她。

在咨詢的時候,講到這個細節,她忍不住哭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見她哭,她說,這也是她自己記憶中的第一次哭泣。

等她的情緒平靜下來後,我問她:『你在過去的什麼時候,特別是小時候,也有過類似痛苦的情景嗎?』

這個問題,一下子讓她想起她很早的一個記憶。

那是她兩歲半的時候,她媽媽在鎮衛生所生下了弟弟,第二天,就要從鎮里走幾公裡的山路回家。同行的有她的爸爸、媽媽和姑姑三個大人,還有她和弟弟兩個孩子。可以想象,當時爸爸和姑姑要照顧媽媽和弟弟,而她就被忽略了。

在她記憶中,這份忽略太徹底了,路上她太累了,幾次向大人撒嬌,求抱抱,但沒人理會她。一路上走走停停,她就這樣靠自己的小腿走回了家。

這個過程很累,而被拒絕這件事,也給她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和羞恥。最後一次求抱抱被無視之後,她發誓,她再也不依靠任何人了。她的強悍,就此開始。

但我們可以發現,她的這份強悍,是在嚴重的創傷里生出的。

後來,她的生命每一次重復強悍的時候,常常也意味著,她在重復一份被忽視的痛苦。

一個兩歲半的小女孩,自己走了幾公裡的山路回家,這件事在很多人看來是不可能的。但是有兩點需要說明:

第一,她的弟弟的確小她兩歲半,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就是發生在她兩歲半的時候。

第二,也許在路上,大人們也曾經抱過她,但她修改了自己的記憶,這個不奇怪,因為幼小的孩子重構記憶是一件常見的事。不過,這段路程主要是她自己走回來的,這事她後來還找自己父母求證過,是真實的。

所以我們可以發現,在她的生命里,幼年自己走回家和生下兒子後被冷落這兩件事像是經典重復似的,孤立無援的情景和帶給她的感受都非常相像,這裡面至少有5個共同點;

  1. 這兩件事情都和生育有關;
  2. 都是一位母親生了一個兒子,前一個情景是她的母親生下了弟弟,後一個是她生下了兒子;
  3. 在這兩個情景里,她都被忽視了;
  4. 兩次被忽視的感覺都給她帶來了巨大的痛苦;
  5. 她自己父母家和她的丈夫家,都有明顯的重男輕女思想;

而這兩件事中,不同的是,在她兩歲半時發生的這份創傷情景中,她是被動的、資源匱乏的,她只能承受,然後靠發下“自強”的誓言,創造出了強悍的人格特質。

但在她生孩子的時候,她有了豐富的資源,可以主動掌握自己的命運。朋友過來幫了她忙,而她後來也找心理咨詢師做咨詢,由此解開了心結。

其實,在生兒子之前,兩歲半時發生的那件事,早被她給忘了,她的強悍是怎麼來的,也被她忘了。但成年後,她生兒子那天的情景,又讓她感受到了類似的強迫性重復,她記起了原初的痛苦,徹底地感悟到,她的強悍,是從被忽略的痛苦中產生的。

她還明白了,她現在的處境已經非常不同,她需要學習,重新發出渴望被照顧、被寵愛的需求,這樣才能活出女強人的對立面。當她能夠這樣做的時候,她就可以構建依戀和親密的關系了,這解決了她從前在這塊的缺失。

現在,來回想一下,結合咱們昨天講的主題 “讀懂你的人生腳本”,你會發現,這位女士在兩歲半的時候給自己構建的人生腳本,需要在成年之後再一次重復,藉助成年後的資源和覺知能力,來化開兩歲半時的心結。

這就是強迫性重復,也就是輪回的價值。

不過,必須配上相應的覺知,它才有這份價值。否則,就成了單純的輪回


今日得到


最後,來總結一下,我們今天主要講了四個重要的問題:

第一,強迫性重復的意思是,人們會主動地追求重復一些情景,不斷去體驗其中的一些感受。
第二,我們不僅會強迫性重復一些創傷的體驗,好的體驗我們也在重復。每當我們重復一個體驗時,一個相關的神經迴路會被加深。
第三,在強迫性重復這個過程里,我們也獲得了新的可能性,去療愈原初的痛苦,這是“輪回”的意義所在。
第四,有了對過去經驗的覺知,強迫性重復才有意義。


武志紅

如果你也曾經聽過身邊人有強迫性重復的故事,你可以把今天的內容分享給他,或許你能幫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