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

過招,首部曲:北方學妹捎來信,陳年舊帳雲湧風起 / 一談就贏高階班作業




3/8 信自北方來,俠心擂戰鼓


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我正開完刀稍作休息,手機臉書的 Messenger 傳來一個陌生的消息:一個自稱遠在北部某大醫院急診室的學妹私訊我:「有一個醫療保險的專員,為了廣告用別人的裁判書做宣傳,我今天收到上面的判決文是你的。我覺得有義務跟你說。我已經打電話去跟這個專員說這應該是不能這麼作。」

結果因為該學妹沒有使用本名,我還懷疑了一下人家的身份...

約莫四年以前,我在守急診的時候遇過一件關於腦出血的醫療糾紛案,最後無罪定讞。判決塵埃落定後,我認為有投保醫責險需要,在「幫幫忙保險公司」保過一年的「醫責險」。

時光匆匆,2018 的三月,台北某醫學中心的急診室多位醫師接到「幫幫忙保險公司」的「廣告信封」,裡面含有三樣東西:
  1. 保險公司醫責險傳單 
  2. 四年前該案的醫糾判決書 
  3. 業務員名片 
這些廣告信件裡面不僅僅只有我一個人的判決書,另外還有其他五位醫師的分別在不同年份、不同判決文,也一併被拿來當作宣傳品。事發至此,我決定以「小蝦米對大鯨魚之姿」,對龐大的金控體系發起一場談判決戰!


談判準備


我方目標:逼對方上談判桌。
對方可能目標:簡單解決。

我方行動:談判前準備、約戰。 

1. 收資料:把這些紙本資料拿到手(請學妹寄給我)

2. 找律師:與律師討論有無法源依據可以提告 (收集籌碼)
因為「法律判決文」屬於公開資訊,任何人都能查閱。但我感覺能因法律需要查閱是一回事、拿來當宣傳品達成商業行銷目的應該是另一回事,所以拜託律師查查看有沒有可能「不當使用」也是一種違法?果然律師找到一條判例: 

按「民事判決書上的個人資料,是為了向法院聲請民事 執行或行使訴訟上權利使用,但若資料利用人未隱蔽判 決上所載相對人士姓名、地址等個人資料,即複印發送 給各住戶以及公眾,就逾越此份資料可以使用的目的, 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1條第1項規定」,此有台灣高 等法院台中分院 104 年度上易字第 885 號刑事判決可 稽。

3. 攻大頭:
同時找該營業員主管、以及總公司。

有了把握之後,我便依照名片上的電話打給該營業處,直接找主管。主管表示該名業務員這個行為不恰當,他們絕對不會利用客戶資料做這種宣傳,深感抱歉,並且問我想怎麼處理?

我說:「我跟律師討論以後再決定。」(不再當場作決定) 

當初承保的時候我是透過「姊姊保經」代辦的,所以一方面我也直接請「姊姊保經」的代表向總公司反映(拉高層及)。經過一陣周旋,「幫幫忙保險」表示三月底前會協同法務代表來台南跟我「談」和解。

由於這次是我第一次比較正式的談判場合,所以我非常慎重其事,擬好哈佛談判檢核表、收集好資料、烙好談判團隊、向談判大師請教策略、做好練習後,運足 12成 先天乾坤功的內力準備應戰,沒想到,開戰當天早上發生一件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

(欲知詳情,請待下回分曉)

沒有留言: